近几月来,中国留学生在国外连发命案,震动整个华人圈。于此同时,海外留学生的生存状态也越发引人关注。

 

三起命案震动华人圈海外留学生安全引人关注

20170209_148667869937332016年9月29日,温哥华22岁留学生孙鹏被朋友绑架撕票。孙鹏2009年来到温哥华,并在本拿比完成了高中学业。而参与绑架他的四人中,其中一人也是华裔,并曾是他的邻居。孙鹏被绑架之前,曾去参加该人孩子的百日宴。

 

2017年2月7日,多伦多两名19岁的中国留学生因情感问题发生斗殴,导致其中一人重伤身亡。其中,死者王浩志2014年到加拿大上高中,此前在语言学校学习,并在准备申请大学。而打人者也将面对二级谋杀的指控。

 

此外,2016年8月19日,24岁的中国女留学生毕习习在英国被外国男友约旦•马修斯施暴并杀害。毕习习15岁即来到英国牛津读书,此前在卡迪夫大学攻读硕士专业。日前,毕习习一案已经有了结果,约旦•马修斯被判谋杀罪名成立,并将面临终身监禁。

photo

从这几起事件来看,孙鹏初中三年级来到温哥华,多伦多参与斗殴的两名留学生也都是高中生,毕习习更是15岁即搬到牛津求学。几起事件中涉及到的留学生都呈现出出国年龄不大、独自在外、朋友圈主要是华人的特征。

近年来,随着中国留学生的增加,留学生低龄化趋势愈发明显。小留学生在国外命案频发,也引发了海内外的大量关注。中国国内媒体人民网针对毕习习事件、孙鹏事件都发表了多篇报道。央视新闻频道也对多伦多两小留学生打架致死事件给予关注。此外,中新网、中国日报等多家传统媒体,以及腾讯、网易、新浪等网络媒体都针对留学生命案频发进行了报道。

而在本地媒体中,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温哥华太阳报(Vancouver Sun)、环球新闻(GlobalNews)等多家主流英文媒体都针对孙鹏被绑架撕票一事进行了报道。而从2016年8月至今,BBC针对毕习习被杀一事发布了7篇相关报道,追踪事件进展。

面对不断出现的中国留学生被杀案,身处海外的留学生们对此感触更加深刻。Shanshan Li16岁时来到加拿大读书,目前已经是一名UBC大二的学生。“我知道温哥华有一个学生被绑架撕票了,虽然这件事情离我还是挺遥远的,但其实温哥华也不是大家想的那样那么安全”,她对温哥华加西周末表示,“我在上高中的时候曾经被homestay家的父亲性骚扰过。然而学校找我谈话,希望我不要说出去。而且遇到这种事,也没有人可以帮你,我也不知道这件事对我到底有什么样的影响。”Shanshan Li最近在兼职送餐,但她会注意避免不要工作到太晚。“我觉得我有很强的自我保护意识”,她说。

Supreme Xie目前在维多利亚读高中,高中毕业后,他可能会去UBC继续读大学。他接受温哥华加西周末采访时表示:“我觉得在加拿大的留学生对于男女关系放得很开。我和我爸妈生活在一起,所以他们会管我。有时候我和女朋友在外边待得比较晚,他们会打电话。但是我同学里有很多人都是只有自己在加拿大,很多人都不把精力放在学习上,女生之间争风吃醋也很常见。”

Christina Zhao此前在素里某所中学读书。她说:“我在国内是重点中学的尖子生,但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也开始跟着一些华人女生抽烟、翘课,甚至跟老师公开顶嘴。虽然我和我妈生活在一起,但是她太忙,也没有与学校沟通的途径,根本不知道我在学校和课外的情况。幸好最后我没有走偏,而且及时退学,离开了那所中学和那群朋友。我觉得留学生甚至移民孩子在这里读中学,如果家长不多予留心和监督,成绩很难得到保证。”

 

决绝退学

远离不良朋友圈

数据显示,与2005年相比,BC省的留学生数量已经翻了一倍。其中,中国留学生占了很大比例。同时,根据温哥华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去年发布的报告,BC省的中国小留学生数量增长明显。2009年,大约1094名中国留学生进入BC省中小学读书,而这一数据在2014年已经翻了两倍。BC省中国留学生的低龄化,令留学生群体的安全问题更加令人担忧。

IMG_5193

加拿大是一个低犯罪率的国家。很多中国家庭正是因为加拿大很安全,才选择将孩子送到加拿大。但是,在高中时期就被送出来留学,由于年级较小,更容易受到外界因素的影响,一些留学生为融入留学生的群体,开始染上一些不好的习惯。即使有家长陪伴,也并非万全之策。

Christina的经历并非唯一,为逃离不良朋友圈而转学或退学的孩子和家长并不少见。本地私校加星中学一位华人留学生的陪读母亲向温哥华加西周末表示,自己的儿子目前在读10年级,之前一直在本拿比一所知名公校读书,但是在今年二月办理了退学,并转到现在就读的私校。

这位母亲表示,孩子在学习方面比较缺乏自觉性,加之正处于青春期,父母的话不太听得进去,更喜欢与朋友在一起。而孩子的朋友基本都是华人,大多是独自在此留学的中学生,学习情况堪忧,逃课现象不在少数,放学之后就三五成群地出没于学校周边的KTV和珍珠奶茶店。对于学生缺课逃课的现象,学校辅导员也不重视,没有及时与家长联系,反而是家长前去询问,才获知孩子在学校学习的真实情况。

为了了解孩子的朋友圈,她曾在过年时让孩子把朋友们邀请来家里做客,结果发现这些华人孩子很不懂礼貌。这位母亲对孩子的情况感到非常担忧,孩子自己也意识到再这样下去,成绩会一落千丈,因此决定离开公校,挑选了一所管理更严格负责的私校读书。

这位母亲在谈及这段经历时,仍有些后怕。她表示,自己一直陪着孩子读书,都能出现这样的情况,那些没有父母在身边监督的孩子,学习生活情况恐怕更是不堪想象。她再三向温哥华加西周末表示,在中国的时候以为出国留学有利于孩子,现在看来,年纪太小的孩子实在不适合独自出国。

在谈到交友圈的问题时,这位母亲表示,自己孩子的英文还不错,但是依旧不能和本地人打成一片,因为成长背景相差太大,即使孩子主动与白人学生打招呼,对方也只是礼节性地做个回复,无法深入交往。华人孩子往往只能和华人孩子交往,是这位母亲观察到的现实。而不少华人留学生,由于父母不在身边,根本无心读书,再加上很难融入西人群体和社会,更对留学生活和前途毫无兴趣,拿着父母的钱,沉溺于玩乐。青少年受朋友圈的影响很大,随波逐流的可能性也很高,如果误入不良的朋友圈,不仅荒废学业,还很可能染上恶习,枉费父母送他们出国读书的一番苦心。

 

Homestay参差不齐

小留成长艰辛多

处在青春期的孩子本身就容易被各种诱惑所吸引,而很多留学生并没有父母陪读,必须住在homestay中。由于文化差异和教育观点的不同,homestay中的“家爸家妈”往往不会对留学生有过多的干涉,因此,小留学生们很容易受到外在环境的影响。“有的家爸家妈会规定一定要在几点以前回家,但是很多都不会太管你”,Shanshan Li说。“在国外的时候,如果没有人管你的话,很容易就会学坏。”

同时,一些留学生在homestay家庭中,并没有受到良好的照顾,而因为距离遥远,许多留学生的家长即使经常同孩子通过电话、视频交流,也很难即时了解孩子的生活状态。

“我之前住的那家里,家妈对她自己的孩子特别好,但是家务都让我做。而且有的时候我感冒之类的,她也不会在意。有一次我手受伤错位了,她觉得不严重,就不带我去医院。我的高中在挺偏僻的地方,去医院要开车,但是我们又都是高中生,没有车,所以当时特别无助,又不敢告诉爸妈”,Supreme Xie说,“后来我爸妈因为这些事情,决定来维多利亚陪我上学,因为他们觉得不能让我再一个人面对这些。”

除此以外,留学生的学习、生活出现问题时,家长也很难及时获知,一些家长甚至不知道孩子已经被退学。

Christina Zhao对温哥华加西周末表示,在高中里,华人学生会分帮结派,很多男生下课之后常常约架。“大家私下里都知道是哪些人,但都不会公开聊起。我知道有一个男留学生因为课后打群架被退学,不敢告诉国内的家人,我只在他退学后,在公共图书馆见到他一次,蹲在外面抽烟,看到我点了点头,起身走了”,她说。

 

留学低龄化

拒绝盲目出国

近年来,随着国内经济发展,有能力将孩子送出国的人越来越多,很多父母开始让孩子在初中、高中阶段就接受国外教育,究其原因,是因为很多人认为孩子越早出国,越能够适应国外的生活。此外,国内某些留学中介的过度宣传,也导致了许多父母过度相信出国留学的好处,而忽视了其中存在的风险。

在此前接受温哥华加西周末采访时,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温哥华总领事馆郑轩领事认为,中国留学生的年龄越来越小,留学生父母不在身边的情况很多,同时,一些学生自我防范意识差,也导致了近年来常常出现留学生出事的情况。留学生群体的组成复杂,许多留学生实际上并不了解自己的朋友有怎样的身份和经历。

一些家长在送孩子出来读书这个问题上存在误区。郑轩领事建议,家长在送孩子出国留学前,对孩子要有准确的判断,确定孩子是否适合出国留学。孩子是否在心理和处理问题能力上足够适应在海外的留学环境。同时,在送孩子出国留学后,家长也应该时常跟孩子保持联系。

尽管近年来留学生命案频发,但中领馆教育组乔正顺领事认为,大多数孩子都是好的。而针对留学生低龄化这一趋势,国家也开始提供一些有针对性的帮助。据乔正顺领事介绍,目前教育部在国内都会组织留学前的教育,来到国外之后,中领馆也会定期在开学前与各留学生组织开展开学前教育,普及安全知识,教育留学生懂法、知法、守法。

3

除了安全问题,小留学生心理比较脆弱,又面对跨文化的冲突,也容易出现心理问题。“我最开始的半年里,除了上学,基本上就没出过门,也没有和朋友出去玩”,Baixi Zhao说。她2016年来到温哥华读高中,现在她已经逐渐适应温哥华的生活,并开始参加一些志愿者活动。“我之前转过学,在我之前的高中有一个辅导员专门负责同中国学生交流,但是他只是针对一些学习、选课的事情提供指导,不会管我们如何融入温哥华的环境”,Baixi Zhao说,“在我现在的高中,大概60%的人都是中国人,但是学校没有提供过什么应对文化冲击的心理辅导。”

“许多14-16岁左右的中国留学生来到加拿大。他们不再觉得自己属于中国,同时,因为他们之前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价值观,他们也很难完全地适应加拿大社会,因此,他们往往会选择同和自己有相同经历的人在一起,因为这样他们能够获得身份认同”,UBC社会学教授Gillian Creese解释。

温哥华孙鹏案让很多人意识到留学生的安全问题。许多留学生在较小的年纪就独自面对复杂的社会关系,缺乏自我保护的意识和能力。而多伦多两个小留学生因感情问题打架,造成一人重伤死亡,亦让人唏嘘不已。孩子年纪太轻,又独自在外,缺乏父母的约束引导,最终造成了这样的悲剧。

年轻一代走向世界的愿望越来越强烈。随着国家经济发展,很多家庭也有相应的经济实力。但出国留学形式其实多种多样,家长不需要拘泥一种形式,也不要跟风。什么时候送孩子出来留学应该根据自身的条件综合考虑。同时,遇到问题时,留学生们也要学会及时向警方、中国领事馆求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