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誉为科技之都的三藩市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城市之一。如今三藩市又有一个“之最”:世界最脏城市之一。美国国家广播公司曾经采访了Tenderloin区,在153个街区中有41个街区地上有随意丢弃的注射器,96个街区有人类排泄物,几乎每个街区都有散发着臭味的垃圾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Lee Riley教授莱利说,Tenderloin的环境卫生甚至比一些国家的贫民窟还不如。最近电视记者在三藩市清理街头环境卫生的报道中,揭示三藩市卫生状态不但更加恶化,而且已经扩大到更多地区,对旅游和大型国际会议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
环卫工人说:一个月捡一、二万支注射器是家常便饭。“我们打扫完2个小时后就变得跟没打扫过一样。”据统计,三藩市大约每100人中就有一名流浪者。为了安置流浪者,2016年市政府支出2.4亿美元。三藩市流浪者泛滥的原因是什么呢?几位市民有独特的见解,他们认为是政府到处安置流浪者,才让他们扩散到全城。Riley教授也认为流浪者泛滥的原因是政府强制流浪者从一个社区搬到另一个社区,将流浪者这个局部问题变成不可控的社会问题。
三藩市的教训就是政府过于热心改造流浪者传统“领地”,再花费巨资在其他地方修建庇护所。没想到请神容易送神难,流浪者到新的地方落地生根遍地开花,政府反倒束手无策了。温哥华现在做的事情和三藩市一样,到处修建组合屋,将流浪者从他们传统生活的地区转移到各处。这种做法的结局很可能像三藩市一样,让流浪者四处泛滥,越安置越多。温哥华政府应该认真吸取三藩市的教训,不要按下葫芦浮起瓢,让流浪者问题失控。
资本主义社会一定有贫富差别,所以城市会有不同的社区适应不同层次的人群。比如一个温哥华公司,老板年薪几十万,清洁工几万。老板住温哥华西区,清洁工住温哥华东区,这就符合资本主义经济规律。要他们都住东区,那是社会主义,要他们都住西区,那是共产主义,两者都很难实现。流浪者集聚在城市房价最低的地区是社会演化的结果。
人的幸福感觉主要来自和周围人的对比。“贫困区”的生活条件不好,流浪者和周围环境落差相对比较小,所以心理感觉会更舒服一些。当强迫或者利诱流浪者住进富人区,环境落差巨大,相对的心理压力也越大。有人观察三藩市流浪者的行为,发现住在贫困区的流浪者更有“上进心”,会去捡垃圾甚至小偷小摸改善生活。而“移民”到富人区的流浪者完全没有上进心,一动不动等施舍。所以城市应该保留可以容纳流浪者的低房价社区,将救助资源主要投入到这个地区。
温哥华市中心东端居民反对“贵族化”是完全正确的诉求。在这个地区建立大型的戒毒中心,组合屋,庇护所,安全注射屋,让流浪者在这里集中接受全方位的救助,应该是解决流浪者问题的正确方向。
美国作家Sue Grafton说:“我们总是下定决心对流浪者施以援手,改变他们,使他们脱离原有的生活。我们希望他们成为我们中的一员。但是,他们并不是。无论我们心怀救赎的冲动或是存着蔑视的心思,都是对他们个人自由的无视”。温哥华政府应该走到流浪者身边为他们提供需要的说明,而不是按照我们的意愿去安排甚至改造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