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图

宋末,一位有着咏絮之才的女子在众多文人雅士中脱颖而出,她便是李清照。

李清照,女子无字,号易安居士。两宋交替时的女词人,属婉约派系,被称为“千古第一才女”。她出生于书香世家,父亲士大夫李格非是苏轼的学生,是宋代有名的文学家,家学渊博造就了李清照早期良好的教育,也为她将来的文学之路铺垫了扎实的基础。

李清照的少年时代随父亲生活在汴京。京都一片繁华景象激发了她对诗词的热情,她不仅擅写诗,更在词作上颇有造诣。当时获得了晁补之等人的赞赏与青睐,更以一介涉世不深的女流之辈轰动一时。

李清照十八岁时,遇到了她此生的挚爱赵明诚。赵明诚,字德甫,山东诸城龙都街道人,宋徽宗崇宁年间宰相赵挺之第三子。是著名的金石学家、文物收藏鉴赏大家及古文字研究家。与李清照相识之时,他还只是在太学读书的寒窗学子,后来两人结为琴瑟之好,新婚后的生活清苦、朴素,但是赵明诚立志于文物收藏,李清照好诗词歌赋,夫妇二人兴趣相投,生活高雅而平静。

不料,政治风云变幻莫测,李清照新婚的第二年,她的父亲李格非在新旧党纷争中被列为元佑党籍,因此于崇宁元年,李格非被罢免官职,遣返原籍。由此一来,李格非的罪名也牵连到了李清照,朝廷发下诏书,曰:“宗室不得与元佑奸党子孙为婚姻。”又曰:“夏,四月,甲辰朔,尚书省勘会党人子弟,不问有官无官,并令在外居住,不得擅自到阙下。”这两道诏书导致李清照与赵明诚这对恩爱夫妻面临着生生被拆散的危机。不仅如此,李清照也无法在汴京再设立足之地,只好追随父亲回到原籍家乡。后来再与赵明诚相聚时,赵家也不幸在这政变中落难。此后两人颠簸流离,同时也在靖康之变以及一系列的战乱中立志守护着古物书籍,就这样过了二十载。虽然时代动荡,夫妻日子过得并不安定,但两人相厮相守。建炎三年,李清照四十五岁的时候,赵明诚因病在建康去世,从此李清照形单影只,内心凄苦难以言说。

李清照的风格分为两个不同的时期,前期主要抒发她闺中思绪以及描写自然风光,而后期多是念旧和悼亡的表达。李清照前期的词如《如梦令》二首,词风清丽明朗。而最为耳熟能详的《一剪梅》、《醉花阴》等词,句句都是对赵明诚的千转百回的感情流露。

但是在她南渡后的词的风格和前期有着截然不同的对比。在亡国的强大时代背景下,挚爱赵明诚的死令她满心伤痛,因而她的词作一改早年的明快,字里行间都充满了凄凉、低沉的氛围,主要是抒发伤时念旧和怀乡悼亡的情感。

其中《声声慢》更是极具代表性的一篇词作。当时宋钦宗靖康二年,夏五月,靖康二位皇帝被俘,北宋亡国。赵明诚奔丧亡母南下金陵。一年后,赵明诚去世,正值金兵入侵浙东、浙西。李清照把丈夫安葬以后,饱受颠沛流离之苦。避难奔走,国破家亡,境况极为凄凉,一连串的打击使她尝尽了辛酸。亡国之恨,孀居之苦,一时间凝集心头,于是这首《声声慢》就诞生笔下。后来广为流传。

殊不知,命运的悲惨往往总是雪上加双,李清照因孤苦无依,只好再嫁张汝舟。不料张汝舟只是觊觎她与往日赵明诚的珍贵收藏。婚后发现李清照的收藏等物已尽数散去,便露出了他原本的丑恶面目,对李清照恶言相向。然而李清照不仅仅是才高八斗更是女中豪杰。当她认识到张汝舟的真实面目后,毅然离婚。而后,孤独终老。

在李清照生命中最后的日子里,她将赵明诚遗作《金石录》校勘整理,可见她对亡夫的绵绵思念。终于,绍兴二十六年,一代奇女子在孤苦凄凉中悄然离世,无人知晓,享年七十三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