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中国最叫好也最叫座的电影是《我不是药神》。俗话说“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过去是因为穷没钱看病。现在是有点钱,可是药更贵了,而且有的药有钱也买不到,以至于中产阶级都产生了“返贫危机”。很多人有房有车有点闲钱,可是生不起病,“一场大病回到解放前”。《药神》正是戳到中国人的“吃不起药”这个痛点,打动了观众的心。

《药神》的原型是慢粒白血病患者陆勇,他需要服用瑞士诺华公司的抗癌药“格列卫”,每月一盒23500元。陆勇偶然买到印度仿制的“格列卫”,一盒仅4000元,团购甚至降到200元。陆勇把这个资讯告诉了病友并且为大家代购,没想到被以贩卖“假药”而被捕。后来的结局是检察院撤回起诉,陆勇获释。这个判决相当人性化。没钱买不起正品药,没药不能活。“想活”不是罪,帮别人活也不是罪。

电影《药神》在艺术上是成功的,但误导的东西也很多。原型陆勇本人是慢粒白血病患者,帮助其他患者不以盈利为目的,算得上是药神,而电影中的主角程勇,做印度仿制药独家代理商的出发点就是赚钱。原型的“光环”和情绪化的煽情不足以掩盖他违法违规的事实。看电影心潮澎湃一下也就算了,千万不要真的想当“药神”拯救众生。

医药产品属于特殊商品,需要在国家药监部门注册获得上市许可才能进口销售,这是国际通行的法规,和真药假药没有关系。笔者国内有个朋友开网店做国外医药产品代购,通过回国人士捎带的方式进货。本来小打小闹,可是订货越来越多,生意做得越来越大。没想到有一天突然被捕,问题只有一个,这么多货你是怎么过的海关?他当然没有报关,因为产品没有获得药监部门许可,他想报关交税都不行。要命的是网上销售有记录,人家知道他开店的时间和大概的销售量。所以走私犯的罪名逃不掉。《药神》程勇把药走私入境,这在哪个国家都够判刑的。

有些观众说正宗格列卫卖高价不人道。这是不知道新药研发的艰难。从摸清慢粒白血病的机理到格列卫研制成功,耗时近半个世纪之久。这投入的钱有多少?诺华从1997年至2011年的新药研发费用836亿美元,其中只获得21个新药,平均每个新药花费为40亿美元。新药即使是高价也未必收回研发费用。印度仿制药只是生产成本,价格低也有的赚。中国缺乏新药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研发成本高风险太大,没有人愿意做,所以鼓励新药研发就要保证新药销售的高价,否则新药研发没有动力,倒楣的还是患者。

有些人对印度不保护药品专利大加赞扬。其实这已经是老黄历了。过去中国也不保护药品专利,包括国家级科研单位在内都在做仿制药。只是要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不得不接受保护药品专利的条件。因为整个中国新药研发体制都是建立在仿制药上,所以专利药不能仿制,就仿制专利过期药,没有新药研发的环境。中国媒体上神药广告铺天盖地,满大街灵丹妙药,不管你什么病,保证药到病除。但实际上,中国人要么吃高价药,要么吃外国人“吃剩下的药”,和发达国家差的不是一点点。《药神》如果能促进中国政府降低药品进口审批门槛,让中国人吃的药和世界水准接轨,就算大功一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