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图

第一次接触到宋代词人张先的《天仙子》是数年前在一位朋友的博客里,彼时朋友正初到地球的另一端,与昔日恋人各奔东西、从此陌路,想起自己正置身春光灿烂中,心中所留恋的人却看着枫林尽染秋意渐浓。一时间心中空落落的,便想起这首词,一遍一遍抄录以疏解心中苦闷。词曰:

“水调数声持酒听,午醉醒来愁未醒。送春春去几时回?临晚境,伤流景,往事后期空记省。

沙上并禽池上瞑,云破月来花弄影。重重帘幕密遮灯,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

这首词有注明创作时词人对宴会提不起兴趣疏懒状态:“时为嘉禾小倅,以病眠,不赴府会。”而作者不赴歌舞升平的府会并非是因为不想借赴宴饮酒来解愁,而是自己的心情与府会热闹的氛围格格不入。词中,词人卧居家中,人说“酒不醉人,人自醉。”在喝了几杯闷酒之后便昏昏睡去。一觉醒来,日已过午,醉意虽消,愁却未曾稍减。第二句“送春春去几时回”的上下两个“春”字有着不尽相同的涵义。第一个春字是指季节,明媚的景色;而下面的春字,是指青春年华,此时作者不仅感叹年华的易逝,词句还包含着对青春风流韵事的追忆和惋惜。这也同样铺垫了上阕的最后一句“临晚镜,伤流景。往事后期空记省。”作者所追忆的“往事”并非一般的嗟叹流光易逝,或无凭据的感伤,而是有其具体内容的。只是词中描绘十分含蓄一笔带过,在意境上留下很多余地让读者凭想象去补充。

词的上阕写情,写静态;下片写景,是可以用感官去接收的。静态得平淡之趣,而动态有空灵之美。日落时分,词人在小园中闲步。天色将晚,水禽已并眠在池边沙岸上。“云破月来花弄影”一句是词中的点睛之笔,仅七个字中包含了“云”,“月”,“花”和“影”几物同时的变化。瞬间,景色就豁然开朗。这就给作者孤寂的情怀注入了暂时的欣慰。此句之所以传诵千古,不仅在于修辞炼句的功夫,主要还在于词人把经过整天的忧伤苦闷之后,在一天将尽品尝到即将流逝的盎然春意这一曲折复杂的心情,通过生动妩媚的形象给曲曲传绘出来,让读者从而也分享到一点欣悦和无限美感。而最后一句,尤其“风不定,人初静”六字又重新回到孤独静谧的意境之中。

作者张先,号子野,诗句因精工而受人称赞。《古今诗话》中有云:“有客谓子野曰:‘人皆谓公张三中,即心中事、眼中泪、意中人也。’子野曰:‘何不日之为张三影?’客不晓。公曰:‘云破月来花弄影’、‘娇柔懒起,帘幕卷花影’、‘柳径无人,堕絮飞无影’,此余生平所得意也。”也因此,张先得三影之美名。张先于天圣八年(1030年)中进士。但他与上一期介绍的词人周邦彦相似,不为仕途所动。康定元年(1040年)以秘书丞知吴江县,次年为嘉禾(今浙江嘉兴)判官。皇佑二年(1050年),晏殊知永兴军(今陕西西安),辟为通判。四年以屯田员外郎知渝州。嘉佑四年(1059年),知虢州。以尝知安陆,故人称张安陆。治平元年(1064年)以尚书都官郎中致仕。此后常往来于杭州、吴兴之间,不问世事,以垂钓和创作诗词自娱,并与赵抃、苏轼、蔡襄、郑獬、李常诸名士登山临水,吟唱往还。元丰元年卒,年八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