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127m4fkkk4dm2zoopzj

晏几道,作为晏殊家中第七子,与他的父亲一样,文学造诣高深,与晏殊合称为“二晏”。晏几道生于1038年,彼时晏殊已四十七岁,因为晏几道是晏殊将近年过半百时得来的孩子,所以晏殊对他极为宠爱。外加晏殊当时身居高位,家中环境优越,因此晏几道自出生便是锦衣玉食,生活极尽奢华。只是他不像平常纨绔子弟,单是金玉其外。晏几道继承了父亲的文学造诣以及对事物敏感而丰富的感情世界。因此他的词风相较晏殊更为细腻,也更为多愁善感。固然词风当属婉约一派,甚至词中已全无男子气概,诉尽如女子闺中一般的细腻情感。晏几道,字叔原,号小山,有词集《小山集》流传于世。而他最为著名,其意境最唯美的则是他的《临江仙》,词曰: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可以看得出,这首词是为了抒发晏几道对歌女小苹的绵绵情意与思念的作品。词中明显地分出了三至四个不同的时间段,从“初见小苹”为最初的阶段,表明晏几道与歌女小苹最初相识相恋,这自然是两人最缠绵快乐的时光,然而“去年春恨”起,想必是恋人面对分离等境遇,才会有“落花人独立”,一来落花代表着最美好的时光已经远去,“人独立”又说明了两人已无法再相聚相守。但是这一层在第二个时间段,并且依然是晏几道作词时脑海中的回忆。然而回到现实,便是词的第一句“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

词的最后一句,颇具争议,许多名家有云,说这《临江仙》分为四个不同的层次,并将“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归类为另一层含义与意境。但是客观而言,很难分辨出这一句可以归类在哪一个时间段。因此,不如将它理解为一个相思的概括,不论是如今的酒醒梦后,还是去年落花微雨的春恨,皆是绵绵相思。

晏几道的这首《临江仙》借鉴了许多成句,例如“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 其中小苹穿的“心字罗衣”便出自欧阳修《好女儿令‧眼细眉长》:“一身绣出,两重心字,浅浅金黄。”而后的“琵琶弦上说相思”,又出于家喻户晓的白居易《琵琶行》中那句“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由此,只要提到琵琶曲,其中意境必与相思有关。而《临江仙》最后的点睛之笔“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此句的意境可参考唐代诗人李白的《宫中行乐词》:“只愁歌舞散,化作彩云飞。”从中可见,彩云与歌舞代表的同是过去的盛景与欢愉。在李白的诗中,也尽是苦涩,歌舞散,彩云飞。颇有人走茶凉的意味,“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是为相似的感受。而晏几道这里,也有着明月依稀,欢愉不再的苦涩心情。

仁宗至和二年,晏殊逝世。对于晏几道而言,是人生中的一大转折,晏家家道中落,这位翩翩风流公子瞬间变为落魄的贵族。然而,他的才情却不减当年。宋哲宗元佑初,晏几道词名盛传于京师,宋词大家苏轼曾请黄庭坚转致期望结识之意,但晏几道生性倨傲,无意相识。他忙于编辑自己的词集,黄庭坚为之作序。晏几道一生倾心文学,无意仕途。最终成就了宋词史上一道清新别致的亮丽风景。